裆燃

霆峰字帖

Day 2

换情【尘远】

“安逸尘诺过宁致远的话是不是还当真?”这大抵的宁致远最后一次问这个问题了,过了今天,安逸尘便不再是他的了。
“忘了罢,别给自己徒增伤悲,不值当的。”安逸尘终究是取了个女人,不为别的,只为堵住悠悠之口。
“你若当真喜欢那女人,与怎会与我干这么久龌龊事。”若安逸尘真喜欢这怜人,自己也不再纠缠,只怕是输给了别的。
“喜不喜欢都与你无关,从此我看陌路而已,不要再纠缠。”安逸尘自始至终从没看过宁致远一眼,怕就怕这一眼便再骗不下去。
“当真是个多情的种,我会告诉你那怜人,他在明晚会多销魂蚀骨,宁大少爷亲手调教的人儿,自是差不了。”宁致远的指挑起安逸尘的下巴,一双眼媚点勾人。
对视这种考验人的事,宁致远出来没赢过,先收了眼光,跌跌撞撞的跑回了宁府。
第二天的安逸尘红花红马红长衫,配上新娘的红衣红鞋红盖头,好一对儿登对十分的人儿,看的宁致远眼睛生生疼出了眼泪。一壶酒下了肚,宁致远的脸上火烧一样的红,眼泪落在酒里渗的均匀,让宁致远喝出一股苦咸的味儿。
“安逸尘,你回头看看我。”宁致远想要哭着喊着的话只能和着酒往肚里咽。
大婚过后,镇上在没出现过关于安逸尘和宁致远的风言风语,日子也过的相安无事,只是再没有人见过宁家大少爷和安探长有任何交集。说来倒也可惜,安逸尘从风尘馆里赎来的姑娘红颜薄命,没几年就入了土,留下个孩子,大抵是希望他平平安安吧,取名安宁。
没几年安逸尘身子骨也大不如前,每日咳的厉害,脾气也孤僻了,除了安宁谁也不见。
人们再次看见宁致远出现在安逸尘家是在安逸尘与世长辞的第二天,来带走了哭的厉害的安宁,还带走了一封信。

致远:
对不起,我擅自用诺给你的凤冠霞帔换给你了一世清静,你这高傲的人若为我受一辈子背后指点,我也不会像如今这样去的安息,当我自私罢了。
帮我照顾好安宁,他这顽劣的性子可是像极了你。我知你不会再有子嗣,留了安宁给你送终,也还了我的债吧,你若还不原谅,我在奈何桥上,等你几十年,等你来和以前一样为难我。
致远,所想之事太多,不好一一说出,只盼来世你还是男儿身,我投个女儿胎,我在你身下一辈子,还你这辈子的债。
来世寻你
安逸尘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超短,be,大晚上虐自己